哭吧·岂敢独活——李卓尔

借用的话有好几处,是写作文的后遗症。针尖上的蜂蜜,来自雷平阳的诗。毁了的桥…来自仙四。三句圣经。 渡鸦岭的灰墙和终年覆盖的白雪上终于有了些别的色彩。不,不是新绿的希望萌发了,而是肮脏的暗红,血和战争的颜色。

家风 ——李家伟

“ 子瑜,你托人捎来的书,我已经读过了,书里讲的很好。现今时代,惟有这样的模式,才能救中国,惟有法治,才是打破这黑暗!崇尚法治的精神,当成为每一个家庭永远传承下去的家风!成为中华之国风!??????然而,最近上课的路上,那些个红袖章总是跟着我,怕是……” 刘建军掐灭了叼了半个小时的烟头,长叹一口气,给萧子瑜的回信,他有些难以落笔。缕缕青烟升腾,昏黄的煤油灯将那个佝偻蜷缩在藤椅上的影子压到破落的墙角 … 继续阅读“家风 ——李家伟”

笔的诱惑-李卓尔

一支笔。 一支摘下笔帽的钢笔。笔的主人似乎丝毫不担心墨水会蒸发,然而我担心,因为我的笔尤其抵抗不了蒸发。我于是靠近,再近一点,弯下腰低下头,以半鞠躬的姿态盯着它——在旋上笔盖之前研究它,赞叹它,最后不外乎爱上它。

她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-霍欢

【注:这是我为第五单元的作文准备的。思索了一番,于此刻落笔——2014.10.25 ?15:40】 我独自一人坐在咖啡馆中,那个靠里的有些昏暗的位置。空气中弥漫着现磨咖啡豆的香味,同时还有优美的钢琴曲。一切都好极了。曲终,忽然放了一首歌。张学友的《定风波》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