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推荐——袁嘉成

史铁生

我忽然觉得,我一个人跑到这世界上来真是玩得太久了。有一天夜晚,我独自坐在祭坛边的路灯下看书,忽然从那漆黑的祭坛里传出—阵阵唢呐声;四周都是参天古树,方形祭坛占地几百平米空旷坦荡独对苍天,我看不见那个吹唢呐的人,唯唢呐声在星光寥寥的夜空里低吟高唱,时而悲怆时而欢快,时面缠绵时而苍凉,或许这几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它,我清清醒醒地听出它响在过去,响在现在,响在未来,回旋飘转亘古不散。

必有一天,我会听见喊我回去。

那时您可以想象—个孩子,他玩累了可他还没玩够呢。心里好些新奇的念头甚至等不及到明天。也可以想象是一个老人,无可质疑地走向他的安息地,走得任劳任怨。还可以想象一对热恋中的情人,互相一次次说“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”,又互相一次次说“时间已经不早了”,时间不早了可我—刻也不想离开你,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可时间毕竟是不早了。

我说不好我想不想回去。我说不好是想还是不想,还是无所谓。我说不好我是像那个孩子,还是像那个老人,还是像一个热恋中的情人。很可能是这样:我同时是他们三个。我来的时候是个孩子,他有那么多孩子气的念头所以才哭着喊着闹着要来,他一来一见到这个世界便立刻成了不要命的情人,而对一个情人来说,不管多么漫长的时光也是稍纵即逝,那时他便明白,每一步每一步,其实一步步都是走在回去的路上。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,葬礼的号角就已吹响。

但是太阳,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。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,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。那一天,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,扶着我的拐杖。有一天,在某一处山洼里,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,抱着他的玩具。

( 出处:《我与地坛》 )

推荐理由:

初读这篇文章,是在刚刚学过教材中史铁生先生的《秋天的怀念》后的。那时浅层了解了史铁生先生,经过老师对于他的介绍,竟就稍稍敬佩起了他乐观向上的精神,于是那周回家就在网上读了点他的文章。这就是其中之一。

这是史铁生先生已双腿瘫痪了近二十年后,此时的他早已告别颓废,告别了那时“我可活什么劲儿”的心理,重又乐观起来。例如上面的那段文字,我可以明显感到他看破生死红尘的豪迈之情,所有的人,总要对这个世界说再见。可是他却依旧是那么不舍,毕竟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,上文列举到的孩子,情人,老人不就正是如此吗?

美好的事物此生也发现不尽,即使是拥有大好青春的我们,了解的也实在太少,也许我们所要做的,也仅仅是珍惜好眼前的一切,不让时光肆意流走,还没有见到这个世界的美好,就老了。我们也要珍惜当下人,《我与地坛》中,史铁生就深情怀念了他早逝的母亲,四十多岁便吐血而逝。他还没有好好孝顺她,她却已然离开。这也启迪了我们要好好孝顺自己的亲人,而不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时再追悔莫及。

蓦然回首,一切恍然如梦,青春已逝,又何能辜负年华,珍惜当下,学习史铁生的每一寸田地,所谓“人生若觉无滋味,请君立读史铁生”也正是如此。